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87小说网 > 宠妃(沾衣)

270.第270章 见血

宠妃(沾衣) | 作者:沾衣 | 更新时间:2022-09-23 09:37:0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她和暗恋的大佬官宣了我是神级富豪冷王的至尊毒后龙王殿之最强赘婿都市骄子小豌豆重生之彪悍奶爸神级医生大小姐的近身神医大小姐的近身神医帝少追击令,天才萌宝亿万妻
  “如何?”小心拥了人在怀里,即便玉姑诊脉上药,从始至终也未曾放手。宗政霖显得异常静默。

  方才净房里情形,岂止触目惊心。慕夕瑶周身青紫遍布,尤其胸乳腿侧,淤痕几乎覆盖住原本瓷白雪肤。更糟糕却是身下娇嫩处,宗政霖一看之下,心中只余钝痛。

  强势自负如他,从未想过,心心念念护在羽翼下的女人,有朝一日竟会伤在自己手中。

  玉姑收了药瓶交给身后侍婢,摇头感概良多。“情形不太好,伤得极重。”女子能如慕氏这般隐忍坚毅,承受着面前男人带给的痛楚,直至他神智清明,实在太过罕有。

  这般坚决之人,倒是与殿下像极。

  “亏得侧妃一直伴在殿下身侧,否则这情香,祸害的便是殿下。”

  宗政霖面不改色,对玉姑这话,不置一词。最着紧还是慕夕瑶情形。

  “慕氏如何?”

  “下体见血,内壁多处擦伤。必得将养大半月功夫,期间严禁房事。”

  宗政霖背脊僵挺,目光落在慕夕瑶脸上,眸色深不见底。此次当是怪他,疏忽大意,为人所趁。

  玉姑见他面色有异,凝视怀中女子似入了神。哪里猜不出这男人是带了愧疚。能让冷硬如他之人心生怜惜且放得下颜面,这慕氏也是好厉害的手腕。

  不过真正要留心的,却是另有其事。不得不打断他心绪,玉姑慎重提醒。

  “最严重非是外伤,而是此药效用极强,殊为阴损。若是男子不得纾解,会阳水渗溢,坏了器脏。倘若寻来女子合欢阴阳调和,男子得享数倍于往日欢愉,承欢之人,交合处如受割肉剜骨之痛,元气大损,两月内时有昏厥。其时最忌风寒,切不可沾染寒症。若然为寒气所趁,虚不受药,反遭祸害。”

  宗政霖搂着慕夕瑶的手臂骤然收紧,凤目眯起,眼底俱是幽暗。

  “可能调养?”本就是夺命病症,又不得用药,如此风险,宗政霖岂会眼看她****承受,两月内随时担着性命之忧。

  “漠北有一味药材,名‘婆娑达卢’,专补腹脏亏虚。除此之外,南边胭脂杞子,也恰巧对症。只这两味药材均是天生天养,人力不可培植,出产极少,故而价值连城。单个服用效果差强人意,需配着单方,才有奇效。”

  但凡能调养便好,宗政霖记下。

  “另外,侧妃醒来后,宜静养。伤处每日用药一次。”留下四个巴掌大药瓶并一纸秘方,玉姑带着侍婢恭敬告退。

  离去前暮然回首,正好瞧见男人握了女子手腕,冷峻侧脸紧紧贴在她掌心,眼眸深处光彩明灭,只映着寝榻上纤弱安睡之人,再无旁物。

  到底是用了情,于是便千百个舍不得,疼不够。

  玉姑回首悄然退去。当年那人,又何尝没有如此对待过她……男子生来薄幸,不知此时寝塌上那女人,又是何种命数。

  屋里再无旁人,宗政霖抬手替她整理下鬓发,靠坐床头静默许久。

  能在他身上动手脚,唯有一处。按玉姑所说,那女人所用手法,来自外海流亡部族。情香发作,需幻术辅助。而幻术种下时,可根据施术者意愿择一牵引。

  慕夕瑶,便是背后之人挑选出的牵引。如此看来,对方并非如玉姑所言,是冲着他来,而是根本要对付的,从头至尾便是被他放在心上,如何也硬不下心肠委屈半分的女人。

  借了他对慕夕瑶恩宠,出手行谋害之事,用心卑劣,可恶之极!宗政霖俯身亲吻慕夕瑶眉心,神情阴鸷,满脸俱是杀意。

  待得天光渐亮,宗政霖一夜未曾合眼。起身替她放了帷帐,嘱咐人好生伺候,唤了叶开驾车进宫。

  昏厥,静养,不易受凉。而今日,慕夕瑶还得进宫祈福!

  好一出连环!

  缓缓抚过扳指,透过幕帘望向车外阴沉天际。某些人,怕是久不见血腥,忘了其中滋味。

  淑妃宫中,宗政霖一脸冷厉逼视面前跪伏之人。只吓得那宫婢深深埋了头颅,伏着身子一言不发。

  “老六,你可查探清楚?此人跟了本宫时日不短,还曾立过大功,为本宫挡过劫数。”淑妃怀里捧着手炉,犹疑着打量底下投来求救目光的大宫女。

  “便是此人趁着奉茶时下手。本殿说得可对?外海流亡部族,该是得人收容给了身契,为他驱使,入宫谋事。”自离了御书房,除亲近之人,只她有机会近身侍奉。当是抹了药在手上,借着端茶时下的手。那药消散极快,侵入肌肤,再不可察。如今要论罪证,他是从未想过捉贼拿赃。

  处置个人,贱婢而已。

  底下宫女听闻“外海”,立时一个激灵,面白如纸,已知逃不过去。

  “想自尽,嗯?”出手捏了她下巴,咔擦一声卸了颚骨,宗政霖一脚揣在她心窝,将人直接踹至门外,趴伏地上,蜷着身子不住呕血。

  那婢女扯着喉咙呜咽连连,涕泪俱下,眼见墨色皂靴离得越来越近,脚步声步步压在心口,受不住惊惧惶然,吓得当场失禁。

  “拖下去,充了军妓,死活不论。七日后若还有命在,活剐之。”

  淑妃紧跟着出门,面色极其难看。厌恶瞥一眼地上那摊血渍,对宗政霖处置,多有责怪。

  “便是直接打杀了去,哪里就值得你大动肝火。”如此血腥暴戾,惹得她心里犯呕,似有酸水翻涌。

  她这儿子性情桀骜独断。平日冷冷清清,一旦动了真怒,便是下手狠绝,非见血腥不可。

  宗政霖扶了她回屋,对更改那婢子处置一事只字不提,只淡淡出言,惊得淑妃立马回绝。

  “宫中既不安宁,便让儿子代为清理。”

  剪除各宫眼线免不了打草惊蛇,但相较留下这一隐患,宗政霖毫不迟疑,利落果决。

  迟早都会对上,彼此心知肚明之事,揭破了又如何。

  “什么!”淑妃大惊,怎么也想不到历来沉稳,步步为营之人,今日会这般激进。拉了人跟前坐下,淑妃压着嗓子,坚决不赞同。

  “别说如今时候不对。便是天时地利,别忘了,这里面,还有你父皇安插之人!”

  元成帝自贵妃德妃一事后,便对后宫逐渐上了心。到了如今,从三品以上主位妃嫔,宫里都埋了皇帝耳目。

  宗政霖凤目连闪,眼角眉梢俱是冷意。

  “背主的奴才,父皇可会过问?”

  淑妃呼吸一滞,出口的劝诫再也发不出声来。

  欺君之罪,他也敢沾染!
宠妃(沾衣)最新章节http://www.87xs.com/chongfei_zhanyi_/,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前妻有孕重回1999有婚可乘乡村大凶器重生之彪悍奶爸她和暗恋的大佬官宣了夫人她命中缺我嫁给权臣后的娇宠日常都市之绝品仙帝至尊仙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