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87小说网 > 夫人她每天都想和离

第五百零五章 承认

夫人她每天都想和离 | 作者:云梦 | 更新时间:2022-09-23 10:15:3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神棍小村医弑灵主宰净无痕都市骄子小豌豆我是神级富豪最牛微信朋友圈帝逆洪荒祖宰柳玉笙阿修绝色毒医王妃超级保安在都市(猛男诞生记)
  狼狗梦亲近沈听澜,但是只要靠近她的时间长了,就会不停打喷嚏。

  狗鼻子可比人鼻子灵敏多了,沈听澜想,也许两只大狼狗就是在自己身上闻到了不好的东西。

  昭瑶疯狂的摇头,“奴婢没有,奴婢没有!”她声嘶力竭,好似只要叫的足够大声,就能够证明她的无辜。

  “我们也想相信你。”

  “可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你居在园内,并未过多的与外人接触。园内丫鬟们哪个待遇不比外头好?你不可能因为这个恨上我,是谁能让你冒那么大风险在熏香里动手脚?”

  “是那个你爱得要死要活,甚至想要献身给他的情郎吗?”

  沈听澜罔顾昭瑶绝望的神情,继续猜测剖析。

  “奴婢……奴婢没有。”昭瑶瞳孔涣散,她已经接近崩溃,趁人不备,一头砸在了横沙椅腿上。

  横沙吓得破口大骂:“夭寿了,贱蹄子你要死死远点!”

  昭瑶撞这一下,人撅过去,没等北海上前查看,又突然跳起来,对沈听澜痴痴的笑,口水还从嘴角流出来,“奴婢,奴婢只想谢郎多看我一眼,没想害人,哈哈哈,谢郎,谢郎,我好喜欢你!”

  说着,向外跑去。

  “抓住她!”烟霏喊人,事情还没有弄清楚,谁知道昭瑶是真疯假疯,不能让她借机逃脱。

  沈听澜捂着心口,觉得自己犹如立在悬崖边上,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她没想到自己居然猜对了。

  她用最险恶的用心去揣测别人,可昭瑶却用她的疯疯癫癫告诉自己,她的猜测是真的。

  世间最险恶的,永远是人心。

  烟霏等人在荷塘边发现了对水自怜的昭瑶,她模糊混乱的叫喊着:“我就是在这儿碰到谢郎的!”

  “堵住她的嘴巴!”

  能出入新绿园的谢郎,只有一人。

  烟霏让人将昭瑶押送到沈听澜那儿,自己则是回去将丫鬟们都召集到一块,进行审问警告。

  要不是今儿个出了这么一遭事情,她还以为自己御下有方,整个新绿园的下人圈就是铁桶一块。

  一个疯疯癫癫的婆子,稍加引导就能让她打开话头。

  众人听完昭瑶左右颠倒的话语,都是一阵心悸。

  北海更是赶忙将朗秋平、于老太医都请了过来。

  “请两位大夫快给我们家小姐看看吧,那谢恶贼买通了园子里的丫鬟,让她在小姐的熏香中加料,丫鬟疯疯癫癫也说不清这药有什么效用,你们快给小姐瞧瞧吧!”

  朗秋平与于老太医对视一眼,皆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意外与重视。

  他们每日会来给沈听澜请脉,怎的从未发现情况?

  两人又都轮流给沈听澜把脉,脉象已经从虚弱转向平和,于老太医道:“小姐的脉象是越来越和缓了,再调养一段时间,想必就能恢复到与常人差不多的水平。”

  而那时,他与朗秋平也就大功告成了。

  “没有其他的?”几个丫鬟都有些难以接受,“昭瑶可是在小姐的熏香里下了东西!”

  下了什么东西她们不知道,有什么危害她们也不知道。

  “从脉象上来看,是没什么的。”于老太医与朗秋平讨论了一番,两人给出了相同的结果。

  沈听澜将北海托人求的艾草煎成的汤药喝掉,用帕子擦擦嘴:“他们不知道,那就去问问知道的人。”

  “小姐……”

  知道的人,什么人知道?

  那个表面上对沈听澜关心,私底下却买通了昭瑶给沈听澜熏香里下药的杀千刀的谢长蕴。

  北海咬了咬唇。

  她焦虑时会有这样的动作,偏生平日里稳妥的一个人,对自己下嘴的时候确实没轻没重的,一下就咬出深深的痕迹来。

  沈听澜皱眉提醒她:“松嘴!”

  眼看着北海就要将自己咬出血来了。

  “走吧,不是说了要去看望夭夭。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将谢长蕴的事情解决了。”提起谢长蕴,沈听澜不轻不重的哼笑一声。

  她这一回,也算是阴沟里翻了船。

  不过谢长蕴不会得意太久。

  他敢不折手段到这种地步,沈听澜不会轻易放过他。

  正巧,谢长蕴深受太子秦炎的爱重,挡了沈魄的路。他不仁在前,沈听澜不义又如何?

  秋夜绵长,月牙悬挂在皇城的天空上。这个白日里繁华的城都,近来的夜晚却过于静谧。

  似乎城都中的百姓们都有所察觉,连往来行动都带上了几分小心翼翼。

  正是该用晚膳的时候,谢甄伊身体好转,谢长蕴又难得有空回家一趟,谢家一家四口欢聚一堂,谢老爷特地让人送酒上桌。

  要与二子同饮。

  “从小到大,长蕴都是最让我省心的那一个,不像是你们大哥,出身书香门第,书读得也不错,非要去打仗,刀剑无眼,路途遥远,他怎么就不想我与你们娘?”

  怎么就不想想两个年幼的弟妹?

  要谢长蕴小小年纪就支撑起门楣。

  “长蕴啊,是你大哥对不住你。”谢家的荣耀,本不该压在谢长蕴一个人身上。

  谢长蕴举杯敬谢老爷,本想说什么。

  沈悦带人闯了进来。

  “好啊好啊,我阿姐提心吊胆,你们一家人倒是舒畅欢快,还喝酒吃菜?想得美!”沈悦腰间佩剑,怒目横对,抽出长剑将长桌从中劈开。

  动作干脆利落,一点也没给谢家人反应的时间。

  “你!你是什么人!怎可擅闯我谢家!”谢夫人捂住心口,这桌子,这饭菜,这美酒,哪一样不花钱?

  沈悦这不是在劈桌子,而是在劈她的心啊。

  沈听澜随后而之,她眉心点梅花相花钿,鲜红的花钿将沈听澜衬得面容苍白憔悴。

  她先是呵斥沈悦无礼,又对谢老爷谢夫人告罪:“我阿弟年幼不知事,性子冲动了些,还请谢伯母谢伯父见谅。”

  谢夫人气得差点跳起来,别看沈听澜说得那么好听,可是一点道歉的歉意都没有,像是在念稿子一般。

  谢长蕴脸色怪异,竟没有站出来指责沈家姐弟俩。

  倒是谢甄伊,为沈听澜说话:“阿缨,你的脸色怎么瞧着这么差?”
夫人她每天都想和离最新章节http://www.87xs.com/furentameitianduxiangh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前妻有孕重回1999有婚可乘乡村大凶器重生之彪悍奶爸她和暗恋的大佬官宣了夫人她命中缺我嫁给权臣后的娇宠日常都市之绝品仙帝至尊仙工